经典案例

无罪案例

精准解套“套路贷”

精准解套“套路贷”
---李某某涉嫌“套路贷”诈骗罪被不起诉案
成功辩点:本案开始被检方认定为典型的“套路贷”诈骗,辩护人即提出李某某的行为与最高法《关于套路贷案件的理解与适用》第二条所认定的民间借贷相吻合,被害人在借款时对到手资金的数额及即将产生的高息、逾期后所产生的高额逾期费是明知的,而且自愿承担这一风险,且李某某事后无故意制造违约、垒高债务、违法催讨等行为,故,李某某不构成犯罪。
        检方在听取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后,认为辩护人提出的非“套路贷”观点有道理,遂对全案不认定为“套路贷”,但拟决定对其中的一笔15万元以诈骗罪起诉。辩护人遂又针对该笔15万元的行为从李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没有实施虚构事实、隐瞒真想的方法等方面,提出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的辩护观点;辩护人还列出双方交易的时间轴,用以证明被害人对此15万元不属于被骗是明知的,并提出该15万元若被认定为诈骗,则存在诸多关键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形,若检方带病提起公诉,则极有可能被法院判决无罪,然后极力说明检方不予起诉,同时,提出可以做李某某家属工作,同意向被害人杨某退赔该15万元,最终检方采纳辩护人的意见,在李某某家属退赔15万取得杨某谅解之后,作出了不起诉决定!
本案的成功之处在于辩护人迅速辨别出李某某的行为不属于“套路贷”,并及时发现了检方的指控意图然后迅速采取了正确的辩护策略,同时运用“大辩护”的思维,说服当事人家属向被害人退赔,取得了被害人谅解,解除了检方作出不起诉决定后担心被害人上告上访的后顾之忧,不仅为自己的当事人解了套,而且还为检方解了套,达到了控辩双方共赢的最佳辩护效果! 
 


 


 
基本案情:××市公安局××分局
起  诉  意  见  书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男,居民身份证××××××,1986年09月09日生,汉族,小学文化,职业无业人员,户籍地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双桥坪镇祝家均村2组,现住××省××市××区××豪庭××栋1903。因涉嫌诈骗于2019年12月22日被我局刑事拘留。2020年01月22日, 经××市××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20年01月23日被我局依法逮捕。
犯罪嫌疑人宋某某,男,居民身份证××××××,曾用名宋某某,1990年03月30日生,汉族,高中文化,职业无业人员,户籍地××省××市××区××街道办事处××街87号1栋2楼2号-26组,现住××省××市××区××街道办事处××街87号1栋2楼2号-26组。因涉嫌诈骗于2019年12月22日被我局刑事拘留。2020年01 月22日,经××市××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20年01月23日 被我局依法逮捕。
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犯罪嫌疑人宋某某涉嫌李某某、宋某某涉嫌诈骗案,由报案人杨某于2019年08月11日08时报案至我局。我局经过审查,于2019年12月19日立案进行侦查。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已于2019年08月21日被抓获归案。犯罪嫌疑人宋某某已于2019年08月21日被抓获归案。
经依法侦查查明:1、 李某某涉案情况2018年10月2日,受害人杨某通过孙某认识犯罪嫌疑人李某某,随后 自2018年10月3日后二人之间多次发生借贷关系。2019年1月2日、 1月3日,杨某为买房找李某某借款两笔,一笔借款到手35万,借条写明还款金额为40万;一笔借款到手20万, 借条写明还款金额为24万,借条内容表述为转账35万,现金5万和转账20万,现金4万,还款期限10天。李某某为保证杨某能按时还款,要求杨某买房后由其帮忙办理房屋抵押贷款偿还64万元的债务。2019年1月5日之前,李某某告知杨某,因杨某在农商行还有15万贷款未还不能办理房屋抵押贷款,要杨某向犯罪嫌疑人宋某某借款15万还农商行贷款,杨某在2019年1月5日收到宋某某的借款15万,还款期限7天。在杨某与宋某某该笔17万元债务(实际借款15万,2万利息)到期前,杨某因李某某告知其银行办理房屋抵押贷款手续复杂,审批一时下不来且杨某与宋某某17万的债务即将逾期,杨某要求先偿还宋某某该笔17万元债务;后李某某已到建行房屋抵押贷款利息低,杨某无需还农商行便民卡贷款在建行办理了杨某房屋的抵押贷款。
2019年1月13日、14日、15日,杨某共转账13.5万给李某某,要李某某帮其偿还她与宋某某的债务,李某某同意帮其还给宋某某。
2019年1月29日,杨某给李某某打了一张金额为89万的借条,借条内容为转账70万,现金19万还款期限为一个月。杨某称李某某告知其该89万借条为70万本金和19万的利息及逾期费,70万本金为杨某买房借款的55万以及李某某帮杨某垫付还农商行15万贷款的钱(直至2019年5月份,李某某实际上并未帮杨某垫付该15万元农商行贷款),19万为利息及逾期费用;李某某交代称89万的借条为70万本金和19万利息及逾期费,70万本金是杨某买房借款的55万以及帮杨某偿还宋某某15万债务的钱,19万的利息及逾期费分别为杨某买房借款55万的9万利息及6万逾期费、杨某对宋某某15万债务的3万利息(杨某打给宋某某的借条为17万,逾期一天,逾期费一万,共18万),李某某称杨某转账的13.5万是杨某在2018年分多次找其借款后偿还的债务,不是要其帮忙还宋某某的债务,但杨某打给其的借款合同和借条都已撕毁,且借给杨某的都是现金,无交易流水,借款金额具体多少也想不起来。之后杨某分多次为该笔89万债务还款。2019年2月12日还3万;2019年2月21日还5万;2019年2月22日共还55万;2019年3月26日还3万;2019年3月27日还2万。
2019年4月中旬,李某某虚构其朋友杨某2为89万借条的实际借款人要杨某还款,要杨某多归还4万逾期费,该逾期费由双方口头约定,但并未打借条。
2019年4月11日,李某某转4万元给杨某1,杨某称李某某为要其还4万元逾期费通过银行走4万流水,随后其通过其农行卡账户取现4万给李某某;李某某对此交代称是借给杨某14万元,无借款合同、借条。2019年4月23日,杨某实际已转账68万给李某某的情况下,李某某要杨某签订了一份对账协议书,对账协议书内容为杨某已归还63万元,还需归还26万元。2019年5月1日杨某还李某某4.5万元(系杨某找宋某某借钱后,再由宋某某转给李某某的);2019年5月31日还6万,到此时,杨某共还款78.6万元。
2019年6月1日,杨某找李某某借款13万还宋某某,李某某要杨某打了一张金额为15万的借条,包括利息2万,6月15日归还(借条上放款人为李某,实际放款人为李某某)。该笔13万元由李某某直接转给宋某某,未经杨某之手。2019年6月12日还15万;2019年6月13日还5万;2019年6月14日至2019年7月1日期间,共还10万,到此时,杨某共还108.6万元给李某某。
2019年8月份,因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在杨某已归还108.6万元的情况下,李某某称杨某89万借条已还清,2019年6月1日杨某打给李某某15万借条中还有14万未归还,通过双方协商,李某某免除杨某这14万未还清债务,双方债务两清。在李某某帮杨某办理房屋抵押贷款一直未办下来造成杨某打给其64万借条逾期情况下,且在李某某收到杨某转账给其的13.5万要其还给宋某某的情况下,依然从64万债务虚增到89万债务,要求杨某签订了一份89万的借条,并以此借条要求杨某还款,导致杨某归还了大量虚增债务。
认定上述犯罪事实的证据:犯罪嫌疑人供述笔录、受害人陈述材料、双方流水证明、微信截图,扣押的借款凭证等证据证实。
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涉嫌诈骗罪。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之规定。现将此案移送审查起诉。
此致
××市××区人民检察院
 
 
 
 
 
 
 
 
 
李某某涉嫌套路贷诈骗罪案
辩护意见(审查起诉阶段)
一、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套路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理解与适用规定“在客观上,要注意把握行为人是否处心积虑设计各种套路,制造债权债务假象,非法强占他人财产的行为。例如,犯罪分子往往会以低息、无抵押等为诱饵吸引被害人“上钩”,以行业规矩为由诱使被害人签订虚高借款合同,谎称只要按时还款,虚高的借款金额就不用还,然后制造虚假给付痕迹,采用拒绝接受还款等方式刻意制造违约,通过一系列“套路”形成高额债务,达到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而在民间借贷中,虽然常会出现出借人从借款本金中预扣利息、收“砍头费”的现象,但在这种情况下,预扣的利息、收取的费用是基于借贷双方的约定,借款人对于扣除利息、收取费用的金额也心知肚明,出借人后续亦不会实施故意制造违约、恶意垒高借款等行为。因此,区分“套路贷”和民间借贷,要根据案件事实和证据综合评判,不能只关注某个因素、某个情节”
   在本案中,被害人杨某在认识李某某之前就已向多人借高利贷,也支付了不少的高利息,特别是对逾期后要支付特别高的利息是屡屡发生,因此,其本人对此并不陌生,也不拒绝,不存在被套路的情形;在认识李某某之后,双方多次发生借款往来,也给李某某付过不少利息,且对逾期利息,哪怕是逾期一天给一万元也表示接受,并且予以支付;与此同时,其在向李某某借款中,李某某明确告知其利息标准,然后由其出具借款,对高息及高额逾期费,其不仅明知,而且自愿予以接受。之后,李某某的行为仅为收回约定利息和本金,并未实施其它杨某在借款之前不明知的套路,且既便后来有多次换借条的行为,李某某亦无暴力、无威胁或引诱的情形,均是杨某与李某某协商之后自愿出具的,因此,依据最高法的《理解与适用》之精神,李某某的行为不属于“套路贷”诈骗。
二、双方争议的“农商银15万元”,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
(一)无诈骗的主观故意
1、确有在农商行贷款需偿还15万便民卡一事,这一点农商行的工作人员予以了证实;
2、杨某的陈述笔录证明李某某并未蓄谋要骗取这15万元
杨某2019年8月18日19时50分至2019年8月18日22时24分的陈述笔录:
问:你为什么要将这15万转给李某某?
答:是因为我当时我和李某某说起这个还款的事情时,我就问李某某这个钱怎么还,李某某回答说这个钱我可以自己去还,也可以要我把这钱给他他帮我去还,我听了之后就要他帮我还。      
问:为什么要李某某替你还这15万的欠款?
答: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就是为了图方便”
通过杨某以上的陈述可知,李某某根本就没有蓄谋,否则,他不会要杨某选择自己还或是由他代还,而是诱导她让李某某去还。
3、李某某的多次供述从未提到代替杨某还了该笔欠款,而李某某关于本案涉及到的其它借款往来均予稳定供述,唯此一笔却从未提及指控的情形,即没有代还农商行15万之说。
4、证据显示李某某仅仅是想收回本金及利息,虽然利息有花样,甚至有复利的情形,但从未就不存在的借款向杨某主张过权利;
(二)无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
1、李某某未虚构农商行15万贷款的事实;
2、李某某未虚构代替杨某偿还农商行15万元的情形
现仅有杨某一人指证李某某骗其说为其偿还了农商行的该15万元,再无其它旁据;而李某某对此矢口否认,从未供述。在一对一的证据的情况下,仅凭杨某一人的指证显然不具有可信性,而且证据显示,杨某的陈述多处矛盾,其自己也向公安人员承认自己的笔录多处是虚假的,故仅凭其本人之证既定李某某诈骗了此15万元显属证据严重不足!
(三)杨某是否因此损失了15万元证据不足,即钱是否被骗证据不足
(1)杨某在2019年8月11日10时15分至22时24分的陈述表明
问:李某某是否将这15万还你的便民卡上?
答:我是在2019年5月8日的时候查账发现我的卡上有10万元,这10万元应该是他给我转进来的,还有5万元我不知道去向,我没问李某某,李某某也没跟我说起这件事。
(2)李琦2019年8月18日19时50分至22时24分的陈述笔录
问:李某某是否按约定将这15万元还到了你的农商行的账户?
答:2019年5月初,我接到农商行的短信提醒及工作人员的电话,要我归还15万,我才意识到李某某没我将我转给他的15万元还我在农商行的欠款,于是我就打电话给李某某是怎么回事?李某某没有和我多说什么,就对我说我现在转给你,通完电话之后,李某某就通过支付宝转账的方式给我转了10万元。
杨某的以上陈述表明,李某某已将该款转给了杨某,其没有被骗走此笔款项。
三、杨某的一系列行为表明,要认定李某某实施了欺诈严重存疑
(一)双方借还款的时间顺序证明此15万元属于诈骗严重存疑
1、2019年1月2日、3日,杨某向李某某借55万;
2、2019年1月5日前杨某被告知要还农商行;
3、杨某于2019年1月5日向宋某某借15万,期限7天;
4、2019年1月13日、14日、15日杨某转给李某某13.5万;
5、2019年1月29日杨某出具借条89万的借条;
6、2019年5月9日,是杨某声称接到农商行催还款的日子,此时才知李某某并未代还,但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向李某某主张过该款项;
7、2019年5月31日,杨某在上述15万元未解决的情况下,再向李某某还6万元;
8、2019年6月1日,杨某在上述15万元未解决的情况下,再向李某某借款13万元;
9、2019年6月12日,杨某给李某某还15万;
10、2019年6月13日,杨某给李某某还5万;
11、2019年6月14日--7月1日,杨某给李某某还10万;
12、2019年8月,公安介入调查,李某某放弃余账15万元
以上时间轴表明,既便杨某事先以为李某某代还了,被蒙在鼓里,但在2019年5月9日已明确知道李某某并未偿还,但其却未向李某某提出,且在后面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内,多次向李某某还款却未提出扣减,多次还款时,亦未提出扣减,这明显不合常理,除非杨某知道没有农商行的15万元这回事,或者是关于农商行的事双方如其在前面陈述的已解决。
(二)杨某在报案材料及前面的多次陈述中,均未提到被李某某骗了农商行15万的事,且有的陈述中还对该15万进行了它用说明,而不是被骗
(1)杨某2019年8月1日11时45分至18时04分的陈述笔录
问:有无虚增债务
答:有,70万实质到手只有45万,其中现金19万元是虚增债务,有15万元其它中介费、担保费等
(2)杨某2019年8月11日10时15分至22时24分的笔录
问:李某某是否将这15万还你的便民卡上?
答:我是在2019年5月8日的时候查账发现我的卡上有10万元,这10万元应该是他给我转进来的,还有5万元我不知道去向,我没问李某某,李某某也没跟我说起这件事。
问:你说一下89万的组成?
答:(1)2019年1月3日借20万打条子24万,因为逾期了要还28万,
(2)2019年1月6日借,20万,加利息24万。
(3)2019年1月中旬的一天,我找宋某某借了15万元,出具欠条18万,这笔钱李某某已替我还给宋某某了。
以上总计70万(28万+24万+18万)加上70万一个月和利息19万共计89万。(根本没有提到15万被骗!)
(3)杨某2019年8月18日19时50分至22时24分的笔录
(李某某代还宋某某18(本息)之后)“这样我在李某某那里就有了40万元+24万+18万的债务,共计72万的债务”,也未提到15万被骗。
(4)杨某2019年8月27日13时10分至14时27分的笔录
问:你为什么要虚构这个事实?
答:也是因为我憎恨李某某,并且要公安机关重视我的这件事(在憎恨的情况下,此次笔录也未提到该15万元被骗的事)
以上笔录表明:杨某从2019年8月1日报案到8月27日,共四次陈述,无一次提到自己被李某某骗走了农商行的15万元,其所陈述的金额中有大到几十万,也有小到几万元的、甚至几千元的,她都能一一指控出来,唯独这笔15万的的金额却始终没有提及,这只能说明在她心中根本就没有此15万元被骗的事!
(三)杨某从2019年11月25日的笔录才开始指控李某某骗了农商行的该笔15万元,但也有矛盾之处且不排除其它干扰因素
1、杨某2019年11月25日11时13分的笔录
(1)“他说他先帮我还,还发了还款截图”,但后又声称此截图已删;
2、杨某2019年12月24日10时15分至16时53分的笔录
虽然在该笔录中其声称农商行15万被骗,但请注意,这是杨某在前次报案不成功之后,事隔一年多再次向公安机关作的陈述,且证据表明,其在前次报案之时,就存在其亲友帮其整理报案材料、并且大量虚构的情形,因此,其在前次报案不成功长达一年多之久的情况下,再行向公安机关陈述与前面所述不实的情形,不排除被人为整理后形成,不具有真实性。
四、既便有15万的的疑惑,也只能系双方结算不清的民间借贷纠纷,最多是返还此15万元不当得利,且李某某家属已将15万元退至侦查机关,而不能上升到诈骗犯罪的高度
1、双方有长达数年的经济往来,而且借还非常频繁,帐目上出现差错并不异常;
2、杨某在报案前期的多次陈述均未提到此15万被骗之事足以证明最起码双方账务不清;
3、杨某在发现李某某未代为偿还此15万元的情况下仍然不予追究,而是一如既使的借还,如同没有发生一般,此处必有蹊跷;
4、李某某的家属在得知此笔款项有争议之后,为使李某某得以早日获得自由,早已将此款退在了侦查机关。
5、本案系因高利贷引发,我们在惩罚高利贷的行为的同行,对利用司法机关打击高利贷的行为来减轻自己的财产损失的行为亦要引起注意,我们即要打击“套路贷”,但也一防止“套路借”。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李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套路贷,且现有证据不能确实充分地证明李某某有诈骗杨某的主观故意,能明证明李某某实施了诈骗行为的证据亦几乎没有,加之杨某对此15万元的追偿态度极为异常,且说法前后矛盾,故此,本案因存在诸多关键事实存疑的情形,为避免诉至法院后被判为无罪的风险,恳请贵院将本案做存疑不诉处理。
此  致
武陵区人民检察院
                               湖南半毫米律师事务所
                                  魏英武  律师
                               二0二0年六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