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成功案例

一审斩立决,二审刀下留人

成功辩点:被告人一审被判死期立即执行,辩护人二审接手之后,感觉在数量及犯罪情节上已无拓展空间,遂紧紧抓住其有举报同案人的立功情节,并针对卷宗资料中被举报人有重大嫌疑而侦查机关并未依法查处的有利情节进行充分论证,终于让二审合议庭意识到陈某某确有立功可能,只是因为侦查机关的侦办不利,让其立功未变为现实,但被举报人一旦被突破,陈某某便是重大立功,故,为彰显公平,对其改判为死缓。
  辩 护 词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的罪名的指控以及一审法院判决的罪名没有异议,但辩护人对一审判决陈某某死刑有异议
一、一审判决陈某某死刑违背了《大连会议纪要》精神
2008年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发布,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大连会议纪要,该纪要明确指出: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应当切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突出毒品犯罪批击重点,必须依法严惩毒枭、职业毒犯、累犯、惯犯、主犯等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危害严重的毒品犯罪分子,以及具有将毒品走私入境,多次、大量或者向多人贩卖,诱使多人吸毒,武装掩护、暴力抗拒检查、拘留或逮捕,或者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等情节的毒品犯罪份子,对其中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判处死刑的,必须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案件量刑的重要情节,但不是唯一情节,
对被告人量刑时,特别是在考虑是否适用死刑时,应当综合考虑毒品数量、犯罪情节、危害后果、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以及当地禁毒形势等各种因素,做到区别对象。
而本案证据表明,陈某某并非罪大恶极、必须被判以死刑的毒品犯罪份子:
  1. 不是毒枭,以前没有涉及过毒品犯罪,也无其它犯罪前科,可见人身危险性不大;
  2. 主观恶性不大,他当初的初衷是只购买500克毒品,这一点从他到珠海后只取了2万元现金就足以证明这一点,按事先谈好的价,500克毒品大概17000元左右,所以他只取了2万元,表明他当时确实只想买500克毒品,否则他就会取更多的钱,这说明,共主观恶性并不大。
  3. 对社会的危害后果并不严重,陈某某的这一批毒品全部被公安机关抓获,没有一丝一毫没流入社会,对社会的危害性并不大,产生的后果并不严重。
  4. 他当初去的目的是给别人看场子,而不是贩毒,在场子不在了的情况下,才想到搞点毒品来卖,可见其犯罪情节不严重。
可见大连会议提到了5个综合概念,而陈某某其中4个都不符合,有且仅有数量符合了,而大连会议明确指明,不能仅仅以毒品数量而量刑,但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恰恰就仅仅以毒品数量这一项指标就判了陈某某的死刑,因此,这一判决违背了大连会议精神,也不符合今年5月28日的武汉会议精神。
  • 陈某某具有依法应当从轻处罚的情节
1、在今天的庭审中,辩护人出示了鼎城看守所的一份证明,证明陈某某有立功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与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规定“被告人检举揭发或者协助抓获犯人的行为构成犯罪,但因法定事由不追究刑事责任、不起诉、终止审理,不影响对被告人的立功表现的认定”,根据这一法律规定,既便司法机关未处理夹带毒品的人,但他们的行为显然触犯了法律并构成了犯罪,因此,不能因为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就不认定陈某某有立功行为。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动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分子到案后,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事实的,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归案后,陈某某不仅供出了供货给他的黄某欣,还特别以检举的方式揭发了黄某欣的弟弟黄某南参与了此次犯罪,虽然黄某南最后取保候审了,但取保候审并不意味着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况且本案另一重要案犯黄某欣未能归案,如果其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印证了陈某某的说法了,就可以坐实黄某南的犯罪行为,那么陈某某的检举揭发就是属实的,现黄某欣在逃,黄某南被取保,这样一来,陈某某的检举行为是否是真实的就成为了悬案,如果就此将陈某某判以死刑,那么今后黄某欣一旦归案且证实了陈某某的说法是真实的,那对陈某某就太不公平了,因此,在此关键人物未归案,陈某某的举报是否真实可信尚需要时间查证的情况下,不宜对陈某某判以死刑。
3、刑法第67第3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陈某某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非常好,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没有任何隐瞒,也没有翻供等行为,依据该法律之规定,应该可以从轻处罚。
  • 本案存在诸多重大、不可思议之处
那就是黄某南到底有没有参与贩卖毒品,虽然到目前为止,证据不能锁定黄某南参与了本次贩毒行为,但公安机关在黄某南、黄某欣的问题上的处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黄某南归案后,公安机关没有对其进行是否是吸毒人员的尿检鉴定,他说是不是吸毒人员就不是吸毒人员,这不符合常规,陈某某归案后当天就时行了尿检。
  2. 未对黄某欣的住处进行搜查,黄某南归案后,供述了其哥黄某欣的具体的租住地,但公安机关并未对其进行搜查,从陈某某的供述可知,黄某欣是做大买卖的毒贩,一次性最少卖2公斤,少了不卖,这表明他是大毒贩,搜查其住处,说不定有重大收获,但公安机关未能进行查处,当人百思不得其解。
  3. 公安机关未查找黄某欣的下落,也未有情况说明,黄某南归案后,告知公安机关,其嫂子叫谢某某,在常平的华润商场卖衣服,公安机关最起码要找谢某某那去了解一下情况,打听一下黄某欣的去向吧,证明你们查找了黄某欣的下落,但是没有,这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公安机关只盯着陈某某就行了,黄某欣可查可不查,可抓可不抓。
  4. 黄某南说在到常平镇是为了看铺,准备做手机修理的生意,而且回来后确实去看了铺,但公安机关却没有进一步证实,他到底看了哪些铺,和哪些人进行了沟通,然后根据他提供的线索进行查证,如果他所说看铺的事确实属实,说明他看来常平镇的行为就是正常的,如果他撒谎了,就证明他来常平镇不是正常的,就极可能是来送毒品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公安机关对这一问题询都没有询问,更别说查找线索,我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而且他还提到了他的女朋友林某丽,公安机关就应当进一步询问林某丽的下落,以便向林某丽求证黄某南的说法,但是公安机关却似乎故意不询问,我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5. 公安机关于9月11号逮捕了黄某南,但仅仅12天之后,即9月23号便急不可待地将他释放了,这是为什么,黄某南在被抓后(8月20-9月11号)第20天就批准逮捕了,其之所以被逮捕,显然公安机关掌握了其犯罪的基本事实,表明他是有嫌疑的,根据法律之规定,既便是附条件逮捕,其释放的时间也是在逮捕之后2个月,但公安机关仅仅在逮捕他之后12天就放人了,而且在逮捕到释放之间的这12天,再未对他进行任何询问,未进行任何调查取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把人给放人,凭什么?为什么?如果说在逮捕之后收集到了证据证明黄某南是无罪,应当释放,我们尚可理解,但问题是从逮捕到释放的这12天之内,未能任何证据,未做任何讯问,就放了,这表明,决定逮捕黄某南就是那是那些证据,决定释放黄某南还是那些证据,这不是儿戏吗,况且,辩护人认为,释放黄某南,最起码那么急不可待地释放黄某南是有问题的。
  6. 黄某南确实有重大嫌疑,表现在以下 个方面:
  1. 明显撒谎
第一个撒谎的地方:黄某南一直供述说自己的车牌从来没有下过,而且8月6号,也就是案发当天,他的车牌号码也是在车上挂着的,但陈某某说他的车没有车牌,陈某某的这一说法不仅得到了当时的卧铺车司机谢某新的证实,而且卧铺车的车裁视频清楚地反映当时黄某南的车确实没有车牌。那么问题来了,黄某南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这个小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呀,这说明什么,说明黄某南心里有鬼,因为一个二手车上路你却不挂牌,说明你是在有意逃避,做案后逃跑了让公安机关无法查找,如果是正常开车,心里边没鬼,是不可能不挂牌的,既便是真没有挂牌,也无需掩饰,但黄某南刚好相反,他不仅没挂牌,而且刻意掩饰,这充分说明他有问题,但奇怪的是,我们公安机关在多次询问黄某南的时候,对这一明显的问题,却故意只字不提,问都不问,这是为什么?
第二个撒谎的地方:第一次供述说陈某某给1万多元的现金是在去农行转账之前,第二次却说是在农行转账完毕之后再给的现金
第三个撒谎的地方:在他的车追到卧铺车后,他的哥哥明明和陈某某一块下车,两人同时都下了车,这一点卧铺车上的监控录相清清楚楚,但他却说他的哥哥没下车,刻意隐瞒。
第四个撒谎的地方:
公安人员问他,陈某某下车的时候带了些什么下车,他说只看到了外背包,向黑色电脑包一样的,而卧铺车的监控录象明显看出陈某某提了个白色塑料袋,但黄某南却视而不见,其目的显然就是不想与毒品沾上一点点关系。
第五个撒谎的地方:关于取钱
陈某某把钱汇给黄某南之后,公安人员问他钱是怎么处理的,他第一次说,当天傍晚回常平后就取了2万元钱给黄某欣,而第三次笔录却说第二天下午才取。
  1. 异常之处
a、大白天开车不挂牌,不正常
b把最后一笔钱取出来之后,立即就把卡挂失,虽然他说了一个理由,说是以为卡掉银行了,就电话挂失了,其实他知道卡上没有钱了,只有30、40块钱,根本无需挂失,一般人挂失就是卡上有钱才挂,但他为什么挂失,目的就在于销毁这张卡,销毁证据。
C、取保之后手机13729917879即失联成空号(拨打),本案发生后,辩护人走访过办案民警雷某新,询问他黄某南取保后是否还联系得上,雷警察说联系不上,成了空号,如果真的是无罪之人,为什么要把手机号码取销,要知道他的释放不是无罪,而是取保,根据法律的规定,取保期间要保持联系畅通,随传随到,否则收监,他宁愿冒着收监的危险也毅然换了手机,这说明什么,说明公安机关也许放走了一条大鱼......我的当事人检举揭发他本可能保住性命,但却被公安机关白白放走了,。
也许检察会说,本案审的是陈某某,而不是黄某南,但如果黄查南实了,我的当事人就有可能保命,刑诉法规定,司法机关既要收集对被告人不利的证据,也应当收集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但本案出现了对被告人陈某某有利的证据,但你们却不收集,而单单只要取陈某某的性命,这公平吗?!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陈某某死刑(立即执行)量刑畸重,陈某某具有可不斩立决的法定情形,且本案有重大线索存疑的情形,故,恳请二审予以明查并刀下留人!
                                湖南半毫米律师事务所
                                   魏英武  律师
                                 二0二0年三月整理